无名破解版

  无名破解版 催洪将目光从身前的小姑娘身上收回来,才淡淡开口。

   “平时喜欢做什么?”

   “平时放假就在家里看书,也没什么可做的。“爸爸就是首长,李月华从小算是在首长堆里长大的,所以面对威严的催洪时,也不觉得紧张和害怕。

   “没有想过学点什么?”

   “学点什么?特长吗?”李月华见对方点头,笑了,“我笨,不用学也知道自己学不会,所以还是算了,也省着浪费钱。”

   “是你自己觉得浪费钱?还是你爸爸说浪费钱?”催洪问。

   “是我自己啊,我爸爸很疼我,只要是我想的,他都会支持我。”怎么可能怕她多花钱呢。

   不过眼前这个催叔叔真的很奇怪,怎么好像生气了?

   催洪点头,“你爸爸疼你,就好好对你爸爸,好好孝顺他。”

   “催叔叔放心吧,我爸爸我当然要孝顺他。”李月华单纯的笑着回道。

   心下却觉得这话有些不对,是不是眼前这个催叔叔也知道她的身份?所以才这样提醒她?

   满满的一盆豆角摘完了,催洪站起身来,“走吧,中午太阳大。”

   摄影mm

   两个人走出了菜地,又站在屋檐下从水桶里取水洗了手,李月华想先把豆角放屋里去,却又被叫住了,“把东西先放到地上,过来洗手。”

   李月华不好拒绝长辈。

   不过也习惯了军人这种命令的语气,听话的把盆放到一旁,走了过去,站在那又不知道要怎么做了。

   “过来,我给你冲冲手。”

   李月华这才上前,道了声谢谢叔叔,才把手放到洗脸盆的上面,然后任由着催洪一个大首长站在一旁用水瓢给她倒水冲手。

   刚刚李月华过来不知道要怎么做,也是因为觉得让一个大首长给她倒水洗手不好,不过对方似乎不在乎,李月华还好说什么。

   洗过手之后,她也不用对方再说,接过了水瓢给对方舀水冲手,两人洗过了手之后,才听到对方再次开口,“去吧,把菜拿屋里去。再告诉你姥爷,说我有事就先走了,下次再来。”

   然后,李月华看着这位就走了。

   原来这人来了姥爷还不知道,竟然直接到菜园子摘菜来了。

   还真是怪。

   端着东西回到了厨房,和王嫂把豆角摘了,听到书房里有动静,李月华跑了过去,给姥爷端茶倒水,看姥爷精神了,这才说起刚刚菜园子的事。

   “他来了啊。以后再遇到他来,要是他和你说话,你就陪他说说话。”王老爷子似想起了什么,目光望着远处。

   “他很可怜吗?我到觉得他不好,连自己的妻子都护不住。”李月华可还记着赵悦的事。

   “噢,赵家那小丫头和你说的?”王老爷子看到外孙女抱不平的样子,笑了,“有些事情外人看到的只是一部分,而评价一个人也不能只看一部分。”

   “那姥爷的意思是还有内情了?”李月华最喜欢听故事,凑了过去,“姥爷,您快说说啊。”

   “以后就知道了。”

   结果任李月华怎么求,姥爷都没有松口,让她心下惊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