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1_a945

   “你说什么?”武佑看着武安,神色当即就变了。

   “王妃毒发了。”武安脸色沉重,重复道。

   确定自己刚才没听错,武佑心沉了下来。王妃中毒,毒发是必然,这一点早有心理准备。只是,当这一天真的来了,这心里还是不能顺其自然的接受。

   “那主子……”

   “王妃说,马上就过年了,让我暂不要告诉主子,她想好好过一个年节,等过完年,她自己跟主子说。”武安看着武佑道,“你说,我该帮着王妃瞒着主子吗?”

   武佑听了,沉默了。

   瞒着,王妃一人承受。

   不瞒着,两人都不好受。

   在武佑思腹间,看武安忽而默然走开了。

   武佑站在原地,静站良久,抬头望望远方,希望安平和静月能早些找到解药才好。

   “边境一切都好吗?”国公爷躺在床上,看着裴戎道。

   “嗯,都好。”裴戎躺在国公爷身边,应道。

   秋高气爽天台上的少女秀美腿

   国公爷听了,看裴戎一眼,“这个时候有什么不好,你也不会跟我说。”

   “您老咋还这么多疑呢。”

   “我一直多疑,你难道不知道?”国公爷看着裴戎道,“包括现在你还不娶媳妇儿,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什么地方不行!”

   “我好的很,您老不用担心。”裴戎说着,顺手给国公爷掖掖被子。

   国公爷看看裴戎,“你现在这么乖巧,按说我应该欣慰才对,可我怎么反而有点不适应呢?你是我孙子吗?”

   “我小时候你揍留下的疤还在,你要不要看看,确认一下。”

   “那算了!看到疤,会显得我不像是个好祖父。”国公爷说着,叹了口气,“我这辈子活到我这岁数,已经没什么可遗憾的了。就是可惜了颜璃这丫头!”

   听到国公爷说到颜璃,裴戎心情也跟着变得沉重,“真的无药可解吗?”

   “如果有药可解,四爷不会这个样子。”

   因为颜璃喜欢待在蕲河。所以,四爷就放下所有,留在蕲河跟她做一对寻常夫妻。

   这样的陪伴,就是最后的成全。

   “颜璃大概还剩下多长时间?”

   “寒冬过去,就是暖春,而后盛夏!她也许在春暖花开时,也许在盛夏刚来时。”

   总之是没多少时间了。

   裴戎听了,静默。

   当颜璃不再后,四爷不知道会怎么样?一定会很难过,也一定会好好活着。

   四爷对颜璃用了真心动了真情。可,四爷终究是四爷,他还不至于没了颜璃就活不下去。

   生死相依,生死相随,四爷应该从未想过。否则,他现在就不会只是陪伴,而已是安排后事了。

   想此,裴戎垂眸。

   四爷是如此,其实他也一样!

   若是有一天,他的祖父不再了,他好像也没想过随着死去。

   所以,颜璃不在,四爷活着,也没人觉得他这是薄情。

   而祖父不在,他活着,好像也没人会说他这是不孝。

   翌日

   当太阳升起,一切看起来跟昨日都没什么不同。只除了张家一家都被衙门的带走了,包括李秀也在内。

   之前李家说了,李秀既已是张保的人,自然也就是张家的人了。如此一来,张家要入牢房,当然不能把她也拉下了。

   县衙

   “小姐,我们还是回去吧!万一被大人知道您来牢房,大人一定会生气的荣。”小丫头看着自家小姐,忧心忡忡道。

   县府小姐卫宝珠,看一眼身边丫头,不以为然道,“我只是去看一眼就出来,你怕什么。”

   “小姐……”

   “我倒是要看看,之前连我哥妾室都不屑做做的李二姑娘,长的有多好看。”卫宝珠说着,撇嘴,轻哼,“不愿意做我哥的姨娘,结果却山里的汉子勾搭在了一起,我也看看那山里的汉子比我哥强在了哪里!”

   卫宝珠说着,提着裙摆,径直朝着牢房走去。

   小丫头看拦不住,忙跟上。

   刚走进大牢内,就听到一片嘈杂声!

   卫宝珠看着脏乱的牢房,未再往里进,站在外,对着狱卒问道,“哪个是李秀?”

   “回小姐,穿锦缎棉衣的那个就是。”

   听了狱卒的话,卫宝珠顺着望去,看清面容,眼帘微动,果然是有几分姿色,怪不得她哥起了心。只是,现在的姿态可是太难看了,破口大骂,跟人撕打,完全泼妇一样。

   看到李秀的样子,又看到长相平庸的张保,卫宝珠撇了撇嘴,不能理解。这村汉子到底哪里比她哥哥好了。“死贱人,竟敢勾搭我男人,害的我们全家遭殃,看我今天不抓花你的脸跟你拼了!”

   “不要脸的贱蹄子就你这样子,还想勾引王爷!我呸!王爷根本就不正眼瞧你……”

   听到那彪悍的妇人提到王爷两个字,卫宝珠耳朵当即竖了起来,本欲要走的脚步也收了回来!

   逸安王在蕲河,这事她是知道的。只是,她父亲下了死命令,禁止乱议逸安王,也绝对不许打搅。

   所以,对逸安王和逸安王妃一事,卫宝珠知之甚少。现在听张家人提及,还有她们说的那些话,卫宝珠神色变幻不定!

   原来,张家人和李秀是因为这样才进来的。原来,逸安王……跟她想象中的很不一样。

   在牢房待了许久,卫宝珠走出来,看着身边丫头道,“如意,你说,她们说的是真的吗?”怎么听着像是野史上那种杜撰出来的故事呢。

   如意摇头,“奴婢不知道!小姐,趁着老爷还没发现,我们赶紧回去吧。”

   卫珠宝没说话,有些心不在焉的往县府走去。回到府中,看着她父亲还有他哥后院的姨娘,扯了扯嘴角,李秀和钱氏说的那些,关于逸安王和逸安王妃的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呢。

   如她娘亲说的那样,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喜爱和宠爱都是有时候的。等那新鲜的时候过了,也不过就是他后院百花中的一朵而已。

   现在,逸安王就算是真的很宠逸安王妃,那也不过是因为她现在正新鲜罢了。

   想着,卫珠宝抬脚走进自己闺房。颜璃站在桌前着研墨,看着挥毫泼墨在写春联的两个男人,开口道,“别写的太高深了,简单点,直白点,别弄得看不懂。”

   四爷听了,看看颜璃,落笔:山好,水好,收成好!

   裴戎看一眼四爷的上联,开写:你好,我好,大家好!

   颜璃看了,好笑,“你们这样写,我都觉得自己文思泉涌了。要不,我来写横批吧!”

   四爷将笔递给她,“注意字体。”

   “我一直都很注意,可惜,没用,照样写不好。所以,我还是狂草吧!”颜璃说着,拿着四爷手里的笔,连想都没想,大笔一挥,横批出来了。

   好吃好喝!

   写好,颜璃看着四爷,问道,“如何?”

   四爷看了看,颔首,“画龙点睛。”

   颜璃听了,看着自己横批,斟酌了一下道,“把‘好吃好喝’改成‘有吃有喝’会不会更好些?”

   听言,四爷看着她,正色道,“为夫以为,你从此封笔比较好。”

 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 颜璃像是被夸了一样,笑的乐不可支。

   裴戎站在一边,又看了看颜璃的字道,“还是不要封笔的好。因为璃儿妹妹这一笔,连我的字都跟着变得好看多了。”

   裴戎的字本不咋地,可在颜璃的映衬下,一下子就好看多了。

   颜璃听了,看看裴戎,对着四爷道,“他是不是在笑话我?”

   “是在笑话你。所以,这兄长还是不认为好。”

   “行,今天中午他就别想再吃我的做的饭。”

   看这两口子一唱一和的,裴戎拿着对联找祖父去了。

   “祖父,你看这对联怎么样?”

   国公爷看了,眼睛直了一下,“这是你和四爷写的?”

   “是!您老觉得如何?是不是感觉我跟四爷文采不相上下!”

   国公爷听了,斜他一眼,“你跟四爷能比吗?人家有媳妇儿,你有吗?”

   嫌弃的看裴戎一眼,国公爷看看桌上对联,只看四爷写的这对子。

   感觉四爷的文采竟还没他劈柴的手艺好。

   “世子,王妃喊你去包饺子。”

   听到武佑的话,裴戎往外望了望,嘀咕,“包饺子?!这活儿我哪会呀!”别说包,他连吃都不喜欢。

   “不包?想被赶出去!”

   裴戎听了,看看国公爷,完全没脾气,抬脚往外走去,走着还嘀咕着,“来这里几天,真是什么活儿都干了。”

   洗衣服,摘菜,劈柴,杀鸡……感觉就差杀猪和生孩子没试过了。

   看裴戎叽歪着往外走,国公爷胡子翘了翘,眉眼带笑。拄着拐杖起身,走到院子里,看着厨房内外忙活的三人,抬头,朝着京城方向望了望,京城那边的血雨腥风,此时好像都与这里无关!

   京城

   董太妃被以近乎全裸的方式游街了!

   这一事,几乎压过了京城诡异的局势,满京城都以别样的方式变得热闹了起来。

   由此也可完全断定,董太妃确实不是四爷的母妃。不然,就算是母子关系再差,四爷也绝不容许自己生母经受这些,因为他丢不起这个脸。

   可现在,曾经高贵尊崇的董太妃,已然沦为名副其实的罪妃,还有笑柄。

   六王府

   赵敬廷站在床边,看着被封了穴道禁锢在床上的董太妃道,“董夫人,你若不想再出丑,最好还是把解药给交出来的好。”

   董太妃不言,脸色青白的躺着,心跳的厉害,今天的一切,这羞辱,让她难以接受。

   裴靖宁死不屈,而裴戎竟然也选择了顺从,选择了对墨昶臣服。她之前和墨曦养出来的暗卫,在墨昶和裴戎强大的兵马之下,完全不堪一击。

   这一切的发展,都让她遂不及防,始料未及。

   一步一步,逐渐陷入毫无还手之力的地步,沦为案板上仍人宰割的鱼。

   “董夫人,如果你继续如此。那么,下一次……”赵敬廷话没说完,被打断。

   “我要见墨昶,让他来见我。”

   赵敬廷听了,看着董太妃淡淡道,“四爷没空来见你。不过,你的话,微臣会向四爷禀报。只是,你这只求觐见,未见表现的做法,四爷定然不会欣赏。所以,董夫人最好还是三思而行的好。免得给自己招来更多的灾祸!”

   赵敬廷说完,看向一旁护卫,“好好守着。”

   “是。”

   赵敬廷看一眼董太妃,不再多言,转身离开。

   四爷和裴世子,只要董太妃手里的解药。其他的,董太妃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多余,都是白费心机。

   走出屋子,赵敬廷朝着皇宫方向看了看,今日就是除夕了,不知四爷什么时候回京!这里虽然有兵马镇压着,可是国不可一日无君,再继续下去,他一个臣子怕是难以压住太子和二皇子!

   就算明知大势已去。可太子和二皇子,若是最后决定拼死一搏,那也是一件很棘手的事。

   虽太子和二皇子都被圈禁在了皇宫之中,但京城内外,潜伏的定有他们的暗卫。那股力量,也不能小看。所以,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。

   现在,他只希望四爷尽快回京。那么,他的压力才能得到缓解。

   蕲河

   除夕,颜璃穿着四爷给她买的新棉袄,红彤彤的,又喜庆,又亮眼。颜璃自己形容,像个刚成亲的花媳妇儿。

   而四爷穿着颜璃给他做的新棉袄,清楚看到的针脚不均,还有清楚可见的厚实。厚的穿上都有点冒汗,这傻媳妇儿也不知道给这棉衣里塞了多少棉花。

   裴戎和国公爷也均穿上了新买的衣服,身上都带着过年该有的喜庆。

   还有江老太,颜璃也没忘给她换上新衣服。

   穿着新衣,吃着丰盛的饭菜,家人都在身边。所谓过年,没有比这更圆满的了吧!

   今天不聊政事,忘记忧愁,只论当下,只看眼前。

   “丫头,新的一年了,这个给你,希望你御夫术更进一步。”

   看着国公爷递过来的红包,听着那别样的祝福语,颜璃笑着双手接过,“多谢祖父!”

   拿着那厚厚的红包,颜璃笑眯眯的看向裴戎,“哥!”

   裴戎撇嘴,“要红包了,想起我是你哥了。”说着,从袖袋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颜璃,“拿着钱,扯点布也给你哥我做件棉衣吧!”

   这话,颜璃全作听不到,转头看向四爷,“相公。”说着,对伸出手,意思明显,要压岁钱。

   四爷看了,扬了扬嘴角,而后从袖袋里拿出一物递给她。

   一窜钥匙!

   看到,颜璃眼帘动了动,看着四爷,少时,伸手接过,“谢谢相公。”

   看颜璃接过,四爷抬手摸摸她脑袋,“以后记得每个月给为夫发月钱。”

   “好说,好说!”颜璃说着,看着手里钥匙,笑眯眯道,“你们先吃,我先想想把钥匙藏到哪里去。”说完,转身,疾步往外走去,一副生怕四爷再给她收回去的样子。

   裴戎看着取笑道,“这财迷的丫头。”

   国公爷看一眼颜璃背影,没说话。

   四爷在颜璃转身离开的刹那,手里的筷子放下,脸上的笑意消失。

   看着颜璃走出屋子,走到院中,看着……

   “王妃!”

   “小芽!”

   武佑和江巧的叫声同时响起,一并入耳,裴戎心头一跳,抬眸,看四爷身影掠过,眨眼既到了颜璃跟前。

   裴戎随着起身,疾步走过去。

   颜璃抬手,在嘴上擦了一下,看着满手的血红,看着溅落的地上和衣服上的血红,抬眸,看着面色紧绷,扶着自己的男人,扯了扯嘴角,“新衣服脏了!”

   四爷没说话,只是抬手拭去她嘴角的鲜红。那红,红的刺眼至极。

   “小芽,怎么了?这是怎么了?”江巧手里端着饺子,拿着给颜璃的红包,看着突然吐血的颜璃,急声道。

  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。因为,颜璃中毒了,颜璃时日无多了。这话,不愿意去说。

   四爷弯腰将颜璃拦腰抱起,朝着屋内走去。

   “公子,我们明日回京吧!”

   四爷听了,脚步顿住,垂眸。

   颜璃靠在他胸前,缓缓闭上眼睛。

   曾经他们一起走过了那段难捱的岁月。现在,在这人生的最后,她想见证他最耀眼的时刻。

 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  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!..

   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341_a9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