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93_a904

  0593_a904 () 何家哪里有什么得力亲戚?都是种田的土包子。喊出那样的话,不过是何大姑在死亡面前的胡言乱语。

   为了活下来,她拼命喊道:“要是我死了,我家人一定会去衙门告。让你们杀人偿命,我们何氏一族人多的是,你拦不住的……”

   秦老爷听到衙门两个字就觉得烦躁,却突然想起件事:虽然听说何家人同那个住在大宅院里的何瑶很不对付,可是何瑶姓何,是何家人那是没错的。

   那可是血脉相连的关系,都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。虽然现在看两家闹得跟仇人似的,可有血缘关系在,要是将来和好了呢?会不会反来追究何大姑的死因?

  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,何瑶嫁的那个男人可是万万不能得罪的。

   想到此,秦老爷连忙制止道:“住手,住手,不能勒死她。”

   白绫已经绕上了何大姑的脖子,勒的她都翻白眼了。秦老爷再晚一点点,估计她就见阎王去了。

   饶是如此,当白绫松开,何大姑也是好一会才喘过气,剧烈的咳嗽起来。脖子上被勒出了深深的令人恐惧的红痕不说,她自己更是被吓得三魂六魄飞了一半。

   当即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抱住秦老爷的腿:“老爷,您饶了我吧!您只要绕了我,让我做牛做马,做什么我都愿意。只要您别再杀我,求您了……”

   “老爷,干什么还留着她?”秦夫人恨死何大姑了,根本不愿意留对方一条命。

   “不能杀,那何瑶是她亲侄女呢。”秦老爷靠近夫人的耳朵,悄声解释了一句,继续道:“就算不杀她,咱们府里也不能留她了。”

   “可她要是把今天这事说出去怎么办?”

   躲在花丛中的大眼妹

   何大姑赶紧又冲秦夫人磕头求饶:“不会的不会的,夫人您绕我一命,我保证一个字都不会泄露出去。泄露出一丝丝,就让我被天打五雷劈,让我下十八层地狱。”

   “呵……你倒是敢?真泄露出去,连你女儿都别想活下来。”秦夫人霸气的威胁了一句。

   “不敢不敢,我真的不敢,夫人,老爷,求饶命啊!”何大姑拼命磕头,磕的脑门上都出血了。但她自己浑然不知道疼痛,为了活命,继续疯狂的磕。

   “撵出去吧!”既然不能杀,留着也堵心。

   秦老爷气的深深呼吸一句,绷着脸回了房,写了张休书给何大姑。

   当然,为了秦家面子,没让她大白天就出去。而是一直关到了晚上,才把身无分文的何大姑赶了出去,一个铜板都没给她。

   秦夫人恨恨道:“这些天她吃府里的用府里的,还坑了府里。能让她身子齐整的出去,已经是我们秦家的仁慈了。至于她的那些个陪嫁物品,晦气的东西我不贪,都分发给了受伤的庄丁家属了……”

   如此安排,还博了秦老爷一声赞:“夫人做的好!”

   何大姑带着一身的伤,一路顶着夜色跌跌撞撞走回了家。她推开何家院门时,何老大一家三口正疼的龇牙咧嘴的在屋里换药。

   同时念叨着:“今天秦公子说的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,孩他姑怎么了……”

   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